文章 七月 07, 2020

散讲

文章字数 3.9k 阅读约需 4 mins. 阅读次数 0

Mai. All Rights Reserved.
这篇博文我会使用大量口语化表述,用散讲的方式来写哦。

意思就是可能会写成毫无逻辑的流水账被小学老师打而且可能不会分段

今天是疫情之下的高考第一天,我早上 8 点多起的床,大概是受到学校时间安排的影响了,不然我能睡到下午 3 点蛤蛤蛤。醒来之后就开始烧录黑果小兵大神的 macOS 10.15.5 的黑苹果镜像,嗯是昨天晚上挂了一晚上下好的,因为房间距离客厅的路由器实在太远了,中间还有两堵墙挡着。要不是升级 200M 宽带改从阳台拉线入户,我现在应该用着满血 100M,而不是在我截图的时候才装个样子的东西(stuff 好像非常适合这里嚯?)

至于这张截图为什么这么糊,我觉得应该去问一下乔布斯先生哦,问问看他为什么在下一代 MBP 才用上视网膜屏幕。说起来给 MBP 2011 换一个视网膜屏应该是可行的吧?我之前找过 v2ex,有一个人说他/她成功了,但只说了那一句话,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果真的可以,那屏线可能要换掉的吧。既然都讲到这里了,就顺便再提一下网卡的事情。之前为了让这台老爷机用上连续互通(Continuity),在网上找过教程,最后找到了一个 Continuity Activation Tool,这位大神列了个表,非常详细地把打补丁就能用、换网卡打补丁就能用、换网卡打补丁都不能用的 Mac 型号都列出来了。我那时候看到,哇真的超级兴奋,回头立马在伟大的某鱼上捡了一块网卡。

──悲伤的故事开始──

一开始我在某鱼上搜 mbp 网卡,然后发现搜索结果好多都是 A1278/A1286 网卡。然后被幸福冲昏了头脑的我相当自信地认为,既然 MBP 2011 是 A1278,那么 A1286 就是 MBP 2012 咯!而大神列的表中,MBP 2012 是原生就支持连续互通的!!那么,我买一张同时支持 A1278 和 A1286 的原装拆机网卡就可以了啊!!!

下单,往往在弹指之间。三天后,我收到了那个承载着那时的我的无限期盼的快递。拆开,迫不及待的装上电脑,打开工具,悲伤就此涌上心头。

为什么 A1286 是 MBP 2011 Late 呢。为什么呢。


扯远了,再说说今天。今天早上把 U 盘里的东西备份好之后,给他烧录成了一个黑苹果安装盘。不得不说 16G 是真的不太够,烧完就只剩下 6GB 了。

至于为什么要烧黑苹果安装盘呢?当然是因为高考考完我就要在高三的教室里度过余下的高中僧活了。而 6 月份刚发布的 macOS 11 居然有了控制中心,看起来是要支持触控的样子哇!而教室的鸿合巨屏一体机是通过安卓机模拟点击的方式支持触控,所以安装黑苹果也可以用触屏模拟鼠标点击。夺么美好哇!可惜 macOS 11 才刚出了 beta 1,黑苹果也很难制作,就先来个 10.15 备着吧。另外去年学校给所有电脑换上了固态硬盘(好评!),系统换成了 Win10 LTSC 1809。而身为闲出屁来的电教员(人形声控电脑开关),我给高二的我们班教室安排上了 Win10 2004,暗色模式和夜间模式实在是对我(是的,只有我!)太太太太太太友好了!每天看屏幕那么久,比在家里玩电脑/手机还累,于是系统、Office 直接全部黑色!实在是爽啊。

哦还有钉钉。钉钉好像已经全面渗透入学校了,和我关系最大的就是钉钉上网认证系统!就是像 CMCC 还有 ChinaNet 一样,要用钉钉扫码登录才能上网。

恶心至极!

然后我发现每个教室的电脑能互相访问,就想用 Shadowsocks(R) / V2Ray 搭建一个内网服务器,然后把这个服务器丢到每天都有老师扫码的哥们儿所在班级。

计划的第一步,当然是让老师不能注销上网认证啦。把注销页面的地址放进 SS(R) /V2Ray 的黑名单里,这样老师试图注销时就会被 HTTP 500 无情地阻止。(这在之前的文章:杂记 里有提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胡霍霍霍霍红红火火火

但好巧不巧,化学老师是一个有着钻研精神的精神中年人,更加好巧不巧的是,他对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骚骚微微的有那么一些了解(这可能是他成为学校大考御用答题卡扫描仪操作专家的重要原因)。于是在一个中午,多次退不掉网的他来到教室,与提早起床溜出寝室准备享受教科室主任独有的 1Gbps 网速的我进行了一番深入浅出的交流。平时可能只是通过一些小操作来看看谷歌学术论文的他受到了似乎很大的震撼,嗯(确信)。

然后呢,我们离开高二的时候把用了半个多学期的班主任大头照壁纸给后人留下了,不知道他们看到会有什么感想。


好久好久好久之前,QQ 告诉我是 6 月 27 号,那天的前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很魔幻很清晰的梦,醒来之后就借哥们儿的对话框简单的记了一下内容。在此我再讲一遍,而且要让不是我本人的人都看懂。

我和哥们儿的聊天记录

高斯模糊①:我小时候因为体弱多病常去的医院。

高斯模糊②:哥们儿班级的一个同学,因为体态肥硕而使我印象深刻。

以上内容都已脱敏化,可以放心阅读哦!

以下是梦的转述内容,包含以上聊天记录中没有的细节。

中午放学,同学们冲出教室,而我冲得尤其迅速,跑在最前面。教室在高二幢 2 楼,是距离楼梯最近的那间教室。我虽然跑得快,但没有超过 3 楼下来的迅猛选手们。我混入人群中,却并不觉得拥挤,相反,完全没有人挤到我。我走下似乎被二向箔压过的楼梯,一脚跨到了一楼。

学校高二楼的楼梯间一楼入口和高一楼的是不一样的,可以很明显的察觉得到。就在我跨过神奇的零高度楼梯后,我发现这是高一楼的一楼;再仔细一看,是高二楼的楼梯间入口变成了高一楼的样子;再仔细一看,是高二楼和高一楼被上帝交换了位置。

受疫情影响,学校食堂每天中午都会做好盒饭,放在保温箱里,由同学去食堂推着推车领回来。这些装满了饭盒的保温箱在楼梯边一字排开,有人说这是给高一学生准备的。这时,哥们(聊天对象)出现了,他拿起一盒饭向食堂走去(人类迷惑行为?)。现实中音乐楼的位置在梦里变成了食堂。我:“为什么要拿饭盒去食堂吃?”哥们:“因为方便。”我:???

突然,饭盒消失,但我和哥们都没有感到奇怪。这时食堂又变回到原来的位置了,我和哥们一起去食堂吃饭。走到食堂大门口的时候,哥们突然不见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知道哥们是去帮我找路,但我也没有奇怪为什么哥们去帮我找路。

于是我就在这个长得很高很大很像狼堡的大门的正门那里等了好久好久,没等到,我就进去了。进了大门是一个很长很长很长的很暗很高很大的走廊,每隔十几米就有一道只能在右下角挤开一条小缝隙的大门,一共有 3 道这样的门。

走出第三道门,就是正常的从侧门进入会出现的楼梯间。

此处的图请参考上方聊天记录里第二张未打码图,文字也请参考那张图下面的文字

那个通道我画不好emmm,就搞个平面图吧。

是这样类似街边小吃的布局。

漏勺是放在桌子上的。

此处的文字请参考上方聊天记录里第三张未打码图下面的文字

啊不想写了,好累,现在是凌晨 1:59,这篇博文已经写了 4 小时 11 分钟了。睡觉去了。

0%